西风虎娃微型小说

作者: 时间:2020年07月09日 0条点评

暮春,一个微雨的黄昏,燕归巢,鸟归林。晚风拂过,小院里梨花片片,落了一地。娟斜倚着门框,憔悴的脸上写满了焦急的神情,不时喃喃自语:“天都快黑了,虎娃怎么还没回来呢?”

虎娃是娟和林的独生子,今年十一岁,在镇一小读五年级,一直是班上的三好学生。自从林离开了这个家,虎娃的性情发生了180度大转弯,越发变得孤僻、乖张起来。看着往日随和听话的孩子一天天变了,娟心里像打翻五味瓶一般,五味杂陈,无法言说。这半年来,为这孩子,她几次被班主任找去谈话,有一次,班主任生气地说再这样发展下去,学校就要开除虎娃的学藉了。

娟本来有一个幸福的家。自己在地税局上班,业绩突出,深得单位领导和同事们的赞赏。丈夫林在建设局任副局长,是领导和同事们心目中的专家型人才,为人随和,乐观豁达。儿子虎娃更是学校里的优秀少先队员、学习标兵、三好学生。娟上班认真做事,下班细心理家,总是把家打理得井井有条。家有贤妻良母,显得格外的温馨,连年被县里评为“美好幸福家庭”,左邻右舍都投来赞许与羡慕目光。

也许是世间本就没有十全十美的事儿吧,去年初秋时节,这原本幸福的家庭却遭遇到了重大变故——林因分管工程的失误,造成施工人员重大伤亡而锒铛入狱。一时之间,各种议论纷至沓来,有说“没有金钢钻,就别揽瓷器活”的,有说“见利忘本偷工减料,活该”的……当然,也有不少抱着同情心,打抱不平的。茶余饭后,你评我议,林林总总……不仅如此,娟发觉,小区里,邻居们异样的目光都向着娟母子俩剜来。娟几乎被这些口水淹得喘不过气了,整个人瘦了一圈,一夜之间,原来的满头青丝,竟长出了不少白发来。

娟永远忘不了那一天。林被带走时对娟说:“我这一去,不知要多久,带好虎娃……合适的时候,找个人吧,别等我了……”两人泪眼相对,娟竟沉默不语,她做梦也想不到会变成这样。直到车子在娟模糊的视野里消失,才双手捂住脸,放声大哭,朝着他们原本幸福的家踉跄而去。

娟病了,向单位请假休息了整整一个礼拜,从此变得沉默寡言起来。

“养不教,父之过。”没了父亲的孩子,就这样过早地进入了青春叛逆期。虎娃有时显得孤僻寡言,有时又急躁任性,有时竟和左邻右舍的小伙伴们发生争吵、斗殴。在学校也常常被老师批评,留下训话。为此,娟伤透了心。

天越来越黑了,隔壁邻家的窗户上,透出了几束懒懒的光,像醉汉的眼睛。风儿拂得更急,院内的落花,犹如娟重重的心事,一层层在暮春风雨中叠加起来,压得娟几乎喘不过气来。

窗那边的屋里,传来了大人逗孩子们阵阵欢笑。娟木木地望着夜空,不知不觉间,热泪簌簌而下。

娟重重地推上门,回到堂屋的饭桌前,拉过一把凳子,重重地顿在地上:“这虎娃,越来越不像话了,回来得好好修理他一下,要不然,以后还得了。”娟越想越气,越气越悲。

“嘭!嘭!嘭!”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娟猛地站了起来,几步冲到门口,眼看一场暴风雨般的教育活动就要拉开帷幕了。

“这么晚了才回来,你都疯到哪去了?”娟拉开门,看到门外晚风中冻得瑟瑟发抖的虎娃,右手高高地扬了起来。“啪!”一声脆响,一巴掌呼了过去,红红地印在虎娃的脸上。

“妈妈,你怎么打我了?”虎娃双手从身后抽回来,揉捂着泪眼:“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到花店买花去了,等了好久,回来晚了。”

虎娃身后,一束粉红的康乃馨散掉下来。娟一把抱住虎娃,竟嘤嘤哭将起来。

虎娃边流着泪,边轻抚着娟的头发:“妈妈,你别伤心。爸爸不在家,有虎娃疼着你的。”

隔壁的邻家里,正传出毛阿敏演唱的《烛光里的妈妈》。

共 140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百度上说,“超短篇小说(即微型小说)具有立意新颖、情节严谨、结局新奇三要素。即在1500字以内,要概括出普通小说应具有的一切要素。”这篇微型小说比较完美。它有着微型小说所规定的一切要素;人物、地点、时间、情节、包袱、心理活动和对话。文字简洁,整体精炼,读起来很通顺。虽然文中只写了一件事,即孩子因买花给母亲而回家晚了,却被母亲误解而责打。然而前面的所有文字都是为这个误解而做的铺垫。当读者被吊足了胃口,急切地等待故事高潮时,文字却戛然而止,因为这个转折而来的包袱,已经达到了作者预想的效果。感谢作者赐稿西风,此等佳作,强烈推荐共赏。【 寒江孤鸿】

1楼文友: -29 20:2 :5 啸竹老师不愧为文字高手,其文经常问鼎于报刊、杂志,颇得好评。今天他向西风投来这稿,其实是想考校一番老寒我的,检验我这个所谓的总编是否浪得虚名。再加上他时间紧,急于完成海韵社长的任务,于是大笔一挥,上千字立马完成。而且在来稿中故意埋设了无数个地雷,让可怜的老寒我弯腰撅腚,像只缉毒犬似地一路闻过去。你们说,这破竹可恨不可恨?

回复1楼文友: - 0 07:59: 2 谢谢寒江老师认真挖雷与编按,很精准到位。先上茶来了。跟评说得太过了,这样不好,我想在报刊上发些东西,这个想法写文字的人都会有吧,所以很正常。只苦于只是想,还没发过,哪来的经常?哈哈,你这是逼宫吧,非要逼我发到报刊去?再次问好寒江老师。

2楼文友: - 0 07:00:02 虎娃,名字听着响亮,性格孤僻是一方面,家里发生这么大事孩子没变化才不正常了。好在虎娃疼妈妈,在妈妈生日之际,买花献给妈妈,这是难能可贵的,是个小男子汉。竹兄果然不同凡响,立意高,文采佳,结尾来个小高潮。欣赏学习竹兄佳作!

回复2楼文友: - 0 08:01:48 竹妹能回来看竹哥,比什么都强了,小小说,只是为兄初练笔,还不入门,竹妹别夸我了。问好竹妹,常来西风。

楼文友: - 0 08:05:57 向啸大侠学习。不愧是江湖高手,膜拜了。 ( ()

回复 楼文友: - 0 08:26:48 谢谢墨小侠,过奖了。

4楼文友: - 0 1 :57:15 百善孝为先,虎娃,好样的!

回复4楼文友: - 0 15:10:28 谢谢万山老师提读。问好,远握。

5楼文友: - 0 15:16:46 竹子的想象力令人敬佩,简短精悍的小说,令人称绝,弘扬正能量。学习了,问好! 岁月静好 海韵7867 2982

回复5楼文友: - 0 18:27:56 谢谢韵姐提读、点评。上茶,远握。

6楼文友: - 0 17:12:55 出人意料的情节转折,感人肺腑的母子情深! 文学是心灵的自由舞蹈和歌唱。

回复6楼文友: - 0 18:29:19 谢谢行者老师点评与鼓励,问老师好,顺颂笔丰。

7楼文友: - 0 20:11:01 很感人的母子情深。本以为虎娃因为叛逆不回家,可结尾出乎预料啊!令人欣慰!竹子不愧写作高手,学习了! ( ()

回复7楼文友: 08:04:18 晶莹老师,你都那么说我就找不到路了,其实我也是在学习中呵。谢谢你来看我,向老师问好。

8楼文友: 00:48:10 短小精湛,学习竹哥短小说的手法,问好!

回复8楼文友: 08:07: 2 谢谢小河提读,写的不好,让老弟见笑了。眼下事多,我们都一样,为了生存起早摸黑的,没有大块时间,于是乎,便改革起来 弄些短的,哈哈。问好小河老弟,祝生意兴隆,创作愉快。

9楼文友: 20: 9: 2 所谓微小说并不是文字少而已。俗话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篇小说前面描述虎娃因为父亲入狱而性情大变,就在读者沿着这个思路往下看时,作者却笔峰一转 这就是抖包袱的功夫。足见作者是个讲故事的高手。赞一个。

回复9楼文友: 18:00:26 谢谢卫老师提读鼓励,写得不好,失败了,哈哈。

亮甲多少钱一瓶
秦皇岛男科医院
藤黄健骨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