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圣祖第190章彻底击杀

作者: 时间:2020年07月09日 0条点评

巅峰圣祖 第190章.彻底击杀

与此同时,

盘坐在墨貂背上的岳翎和龙岩在猝不及防之下突然间被掀了下來,

“啊,”龙岩的眼睛瞪得和牛眼一般大,脸上全是不敢置信之色:“这怎么可能,该死,他手中的那把剑到底是什么级别,如此厉害,,”

“呼,”秦凡长长的吸一口气,朝着岳翎的方向攻击而去,

毕竟,那墨貂已经被击飞,

现在正是击杀岳翎的好时机,秦凡身经数百战,战斗经验丰富,这种机会他无论如何也是不会放过的,

岳翎此时见到秦凡攻击过來,心里知道不妙,双臂一震之下,九股能量形成,在虚空中化成一个玄奥的阵势挡在秦凡的前面,

此时,那九股能量组合到了一起,形成了阵法之后,威力瞬间提升数倍,

即使是压制实力的炼尊境界的武者,也休想突破这九重能量的封锁,

秦凡的身形丝毫不停,他手里的斩龙剑轻轻一挥,正好击中了九重能量封锁的中心处,

“轰,”

随着,轰的一声响起,在岳翎惊骇的目光之中他全力出手布下的阵势,竟然被秦凡一剑击破,九股能量霎时间朝着四面八方飞出去,

“噗,”

秦凡吐出一口血液,

毕竟,秦凡连番战斗之下体内的静演之力和龙族能量已经所剩无几,

此时,秦凡更是强行出手将岳翎的九股能量击破,

霎时间,秦凡被九股能量蕴含的力量震伤内腑,忍不住口吐血,

“噗,”

“噗,”

……

紧接着,岳翎吐出几口血液,

毕竟,那九股能量与岳翎灵魂相联,被秦凡击破,岳翎霎时间受了不轻的创伤,伤势比秦凡还要严重,

“哗,”

“嗷,”

这时候,那只墨貂重重的落到了地面上,在地面上砸出了一个深坑,

墨貂身上的墨黑色毛发柔韧如水,坚硬如钢,

虽然被秦凡狠狠地击中一剑,但是依然生龙活虎,

墨貂大吼一声之后,墨黑色的双眼之中射出了浓浓的暴戾之光,化成一道闪电朝着秦凡攻击而來,

“好强悍的墨貂,”

如果,秦凡的静演之力处于巅峰状态,还有可能于他一拼,

可惜,秦凡现在的静演之力和龙族能量都已经所剩无几了,即使手里有着斩龙剑,也无法将它击伤了,

秦凡的目光中闪过一丝遗憾之色,手里的斩龙剑扬起,一剑朝着岳翎击下去,

随后,秦凡快速一剑击向龙岩,

然而,此时的龙岩已经看傻了,被秦凡的决绝手段吓得刹那间呆住了,

可是,秦凡只有将岳翎和龙岩击杀后,才能专心应付远古魔兽墨貂,

因此,岳翎和龙岩是非杀不可,否则,两人一兽联手之下,即便是秦凡有着再强大的本事,也免不了一死,

“轰,”

“啊,”

龙岩此时顾不得体内的气息翻涌,大吼一声,

随后,龙岩取出一只方圆二尺的小盾牌,这只小盾牌通体漆黑,上面刻画着种种的阵法,给人一种沉凝如山的感觉,正是他的师傅,交给龙岩的那只远古残破的盾牌,

“铛,”

秦凡的斩龙剑击中小盾牌之后,霎时间散发出一声巨大的响声,

秦凡吃惊的发现,龙岩取出來的这只小盾牌,竟然将他凌厉之极的一剑挡了下來,

毕竟,秦凡的斩龙剑上蕴含的庞然之力,

虽然将龙岩击得口直吐血液,但是秦凡却无法将这只黑漆漆的小盾牌击碎,

“哈哈,”

突然间,龙岩哈哈大笑,

毕竟,小盾牌将秦凡的斩龙剑挡了下來,龙岩的心里不禁大喜,忍不住发出哈哈大笑声,

闻声,秦凡的心里一沉,现在那只墨貂正飞速赶來,

如果,秦凡无法在墨貂到來之前击杀龙岩,那么,秦凡将会十分的被动,

而且,那只墨貂虽然挨了秦凡一剑,但是实力依然远胜压制实力的炼尊境界武者,

龙岩如果与墨貂联合起來,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

此时,秦凡手里虽然拿着斩龙剑,但是再也不敢使用了,

毕竟,秦凡体内的静演之力已经越來越少了,

秦凡如果再动用斩龙剑,等下根本无法应付墨貂了,

“唉,看來只有一拼了,”

然而,龙岩的笑声还沒有落下,

秦凡的身形骤然攻击出去,手一扬,斩龙剑像是流星划过了夜空,朝着龙岩击了下去,

“铛,”

“铛,”

“铛,”

......

秦凡体内的源气力量疯狂运转着,一剑接连一剑的击下去,

可是,龙岩手里的小盾牌异常坚固,秦凡此时又不敢施展静演之力和龙族能量,

因此,秦凡连续击了十数剑,也无法将龙岩击杀,

“哈哈,”

见状,龙岩一边抵挡着秦凡的攻击,一边冷哼道:“哼,小子,我师父他神机妙算,你的一切行动都逃不过师父的算计,他老人家给了我这个小盾牌,你不可能击杀我了,你死定了,死定了,”

闻言,秦凡闷声不语,眨眼不到的时间里,又是数剑击下去,

龙岩继续嘿嘿大笑:“嘿嘿,秦凡,你死在我手里,这就是命数啊,我师父学究天人,他推算出來的东西不会有错的,你死定了,”

“嗷......”

此时,像是呼应龙岩一般,墨貂发出一声长长的吼声,身形骤然出现在十里之外,

然而,数十里看起來很远,但对于墨貂这种远古魔兽來说,数十里的距离只是几个眨眼的时间而已,

“啊,命数,我不信命数,”

秦凡突然间大吼一声,斩龙剑再一次击下去,吼道:“我命由己不由天,”

然而,秦凡的这一剑乃是毕生源气力量凝聚而來的一击,

而且,那静源圣焰之力也疯狂的涌入斩龙剑之中,一剑击出,如若实质的血色剑芒,就像是一条天河,方圆数百丈都被这道森寒的血色剑芒冻结住了,

龙岩此时冷笑一声,手里的小盾牌再一次迎了上去,

斩龙剑再一次与小盾牌交击,

“喀嚓,”

紧接着,一声清脆的声音,突然从小盾牌上传來,

虽然这个声音很轻很轻,但是落在龙岩的耳中,却是雷霆一般的响亮,

龙岩的目光朝着小盾牌上面看过去,只见这块无坚不摧的小盾牌,竟然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缝,

而且,裂缝正慢慢的变大,

然而,龙岩手里的小盾牌虽然坚固,但是这个小盾牌先是挨了秦凡蕴含静演之力和龙族能量的恐怖剑芒击杀,

随后,又被斩龙剑多次切割,已经出现了一丝丝的裂缝,

此时,在秦凡全力一击之下,小盾牌再也无法承受,霎时间寸寸的碎裂开來,

“啊,”

龙岩此时吓得魂飞魄散,发出一声恐惧之极的叫声,

“死,”

龙岩的叫声还沒有落下來,斩龙剑发出來的血色剑芒已经洞穿小盾牌,

此刻,从龙岩的脖子上的扫过,斩龙剑散发出來的剑芒凌厉无比,

龙岩的脖子被扫过,整个人突然间分成了两截,身死当场,

龙岩被血色剑芒斩成两截,从空中掉下,

秦凡的目光微微一闪,五指骤然的抓出,龙岩身上的东西霎时间全部落入了秦凡的手里,

龙岩身上的好东西还不少,除了几瓶丹药之外,

秦凡还收获了两本武道秘籍和一张神秘的兽皮,

秦凡匆匆地朝着兽皮上扫了一眼,只见上面画了一根绿的树枝,这根绿的树枝,看起來有着一种无法形容的玄妙气息,让秦凡都多看了一眼,

秦凡正打算将这些东西收入空间戒指的时候,突然一枚令牌引起了秦凡的注意,

这枚令牌上面刻画着一头墨黑色的魔兽,正是墨貂,

然而,更让秦凡感觉到奇怪的是,这枚墨黑色的令牌散发着一种淡淡的暴戾气息,这种气息竟然与那墨貂的气息一模一样,

“呼,”秦凡深呼吸了下,吐出一口浊气,

随后,秦凡下意识的将一股静演之力,输入到那枚墨黑色令牌之中,

“嗷,”

此时,那头墨貂已经來到了数十丈之外,浑身杀气腾腾,嗷嗷嗷......

紧接着,在秦凡的目光中,那凶残之极的墨貂速度突然慢下來,嘴里发出痛苦的吼之声,

“这,”

刹那间,秦凡反应过來了,

随后,秦凡的目光之中露出一丝狂喜之色,

秦凡此时紧紧的盯着手上的墨黑色令牌,喃喃的说道:“控兽令,这是控兽令牌,”

毕竟,那枚令牌上面的气息与墨貂一模一样,隐隐间控制住了墨貂的精魂,

这正是传说中的控兽令牌,难怪龙岩能够控制这只墨貂了,

“呼,”

紧接着,秦凡体内的源气狂涌而出,涌入到控兽令牌里面,

霎时间,控兽令牌上面发出一片淡淡的光芒,刻画在上面的墨貂像是活过來似的,

“嗷,”

随着,秦凡的源气输入控兽令牌里,墨貂突然间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呼之声,巨大的身躯都扭曲了起來,像是受了极大痛苦一般,

秦凡此时的脸色丝毫不变,源气继续源源不断的送入到控兽令牌里面,

毕竟,这头墨貂性情暴戾异常,

重庆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长春妇科医院
新余好的白癜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