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通过微博寻回被拐儿子续孩子对养母有依

作者: 时间:2020年08月14日 0条点评

父亲通过微博寻回被拐儿子续:孩子对养母有依赖

“”续?

昨晚7时,深圳警方在微博上发布消息,经过DNA检测,确定2月8日下午在江苏徐州解救出来的孩子正是彭高峰的儿子彭文乐。得知该消息,微博上欢呼声一片,大家都为彭高峰三年寻子终觅圆满结局感到欢欣鼓舞。昨天下午,彭高峰在微博上袒露心迹,感谢友们的支持与帮助的同时,透露自己现在面临的难题:儿子乐乐有些依赖养母,甚至不愿跟生父回家,令他感到有些失落与为难。

勉励丢子父母“不抛弃不放弃”

时隔三年,彭高峰父子俩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了对方。彭高峰流着泪,给家里打,翻来覆去就是一句:“是我们的孩儿,是我们的孩儿……”见到彭高峰撕心裂肺的痛哭,孩子愣愣的,后来他告诉警察,“那个哭的男人是我爹爹”。

乐乐被解救的当天晚上,彭高峰难以平复激动的心情,他手夹着烟,笑着对同行的友说:“我以后的名全都要改!我的儿子找到了!”语气很坚决!然后他躺在床上,双臂伸展,很幸福的样子。

乐乐丢失后,彭高峰的昵称是“锥心之痛”;找到孩子的当天晚上,他已经改为“最幸福的人”。

彭高峰依然不忘关心其他正在寻子路上跋涉的人们,他在微博上鼓励那些与他有着共同命运的父母“不抛弃不放弃”,“一定要坚持,我会一直陪你们走下去的”。他还将生死兄弟孙海洋的儿子孙卓2007年10月9日在深圳白石洲被贩子诱骗走的视频监控录像放到了上,让友帮忙转帖寻线索。

儿子不愿跟生父回家

乐乐到了徐州后,名字被改成韩龙飞,脸上原有的一颗痣也被点掉。乐乐身体很健康,在江苏读二年级,成绩很好。养母很疼乐乐,养父已于去年患病去世,家里很穷苦,但养母仍然坚持让孩子上学。对养母的举动,彭高峰十分感激。

但彭高峰万万没有想到,乐乐居然不愿意跟他回家!这是令他十分担心的事情。“这次解救,可能比他3岁被拐卖的创伤更大,因为他已经记事了。”彭高峰十分苦恼,他希望广大友帮他想想办法,包括如何给乐乐做心理康复治疗。

全程跟踪彭高峰寻子事件的知名微博博友邓飞认为,打拐常常面临很尴尬的境地,解救就相当于“第二次拐卖”。

彭高峰在微博里表露了他的为难:“关于乐乐的养母,本来我是恨之入骨的,但是我看着乐乐对她的依赖,我又恨不起来了。现在我唯一关心的是乐乐身心健康,不想对他带来任何的伤害,大家能理解我吗?”

友们在为彭高峰骨肉团聚感到高兴的同时,也各有看法,且听听友们的意见。

抢别人的孩子,太缺德了,不要可怜她!

小西: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当初偷走别人小孩的时候她怎么没想到亲生父母会有多大的痛苦。不要可怜她。也不要让孩子和她有任何联系。如果她经济条件允许的话,起诉她,要她赔偿!太可恶了。

134:如果自己不能生育,完全可以通过合法的手段去解决,比如领养,孤儿院有很多非残疾的孤儿,为什么不去那领养呢?还积德了。自己没有孩子,就去抢别人的孩子,太缺德了。没有追究她们的法律就已经很不错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逐渐疏远,让孩子淡漠这段感情

欣欣:她的养母既是可恨之人,也是可怜之人。我的看法是,一切的做法以利于孩子的感情和心理的角度出发,初期可以联系一下,如果要求强烈,可以回来看看,然后逐渐疏远吧,直至孩子淡漠了这段感情。孩子能回来就很好,身体健康,也上了学,非常幸运了,一切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了。

贝贝玲:告诉他你们很爱他,这几年因为没有他所受的磨难,允许他和养母继续保持联系,但一定要带孩子回去,不要对他的养母恶言相向,因为乐乐会反感,一切慢慢来!

核桃仁:这个年龄(善意的)谎言是骗不了的,不如据实坦诚相诉。要面对不要回避,要大爱不要狭隘,要包容不要排斥。相信你们一家很快会相亲相爱的。加油,彭大哥!

用爱消融孩子心中的障碍

小滴:这种肯定是一辈子的创伤。小时候的经历是影响一生的。不过还不算太晚。竭尽全力去爱他吧,最重要是让他感受到。

六龙之志:乐乐可以先和养母住,在节假日和暑假多回老家,培养感情。跟孩子的养母好好沟通,以后还是让孩子叫她“妈妈”。用爱来消融孩子心中的阻碍。

生父的为难———

微博“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活动继续在如火如荼举行,街上、公园,热心友举起手中的相机和,将发现的乞儿线索记录下来。

近日,有友在珠海石景山公园门口拍到了一名乞讨的小男孩。这张照片被一名远在陕西榆林的母亲看到了,她也发上来一张她和儿子的合影,合影中的男孩与乞讨男孩眉目间有几分相似。

这一消息立即引发了热心友的关注。2月7日深夜,以“GJ的微博”为首的数名友凌晨时分就赶往珠海。随后在珠海警方的协助下,在珠海展开全面排查。8日上午11时许,乞讨男孩在石景山公园门口出现时,被志愿者发现,警方随后将乞讨儿童和成年男子带走。

经过调查,让热心友失望的是,该名儿童的外貌特征和失踪儿童完全不同,身上相应位置也没有伤疤和胎记。珠海警方DNA检验的结果显示:乞讨男童和他身后成年男子之间具有父子遗传关系,并非失踪孩子。

虽然遭遇了挫折,不过友们纷纷表示,将继续进行微博街拍和解救活动。

■街拍乞儿进展

对于民的打拐热情,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通过微博回应:“我会通过微博和大家保持沟通,欢迎提供拐卖犯罪线索。对每一条线索,公安部打拐办都会部署核查。”

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的实名微博拥有11万名粉丝。对彭高峰历尽艰辛终于骨肉团聚的好消息,他表示祝贺。

陈士渠还积极转发微博,并亲自把A级通缉令通缉的重大拐卖犯罪在逃人员吴正莲的照片上传到微博,呼吁友提供抓捕线索。

近日,拐卖、残害儿童、逼迫儿童乞讨的消息在微博和各大站盛传,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安徽阜阳政府也于近日发出通告,限童丐主人10日内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安徽省阜阳市太和县宫小村及其附近地区,在当地是个出名的长期大规模拐卖儿童、逼迫儿童乞讨的据点。在阜阳地区,“香”字在某些时候与“钱”字意思相近,出礼钱叫“添香”,带瘫子、带残疾人的说法不好听,于是就有了“带香”一词。

据前往安徽阜阳调查的媒体报道,近日,阜阳市太和县宫小村紧急张贴通告,敦促这些人10日内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否则严惩。在另一份《规劝返乡接受调查一封信》中,阜阳官方要求从事组织、携带残疾儿童外出乞讨牟利违法犯罪行为的外出人员,“为了不影响你今后的正常工作生活,烦请及时配合公安机关的调查”。

这种事情在当地村民看来十分平常,在阜阳地区,带残疾儿童出去乞讨挣钱是一种谋生出路。

专题撰文:南方 洪奕宜

自贡白癜风重点医院
阜阳白癜风专科医院是哪个
类风湿关节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