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呆萌冤家第339章落人口实

作者: 时间:2020年08月14日 0条点评

总裁的呆萌冤家 第339章 落人口实

婚宴大体一散,方添哲和端芷鱼便回凤瞰天空那边的家里去了,距离现在已经有两个多小时了--

端芷鱼突然又打过来,方墨玮心中着实有一分诧异不知道端芷鱼所为何事,但是也没有去思考,便很接过她的

"喂,妈咪"方墨玮声音低沉,略显沙哑而力的喊

那会他确实喝了许多的白酒,现在他的头确实很重,隐隐的有一阵蒋般的疼,感觉昏昏沉沉只是这样的疼和感觉,被他内心复杂的情绪所压制,以致法出来作势

当然,他的思维和意识仍旧十分清楚和清醒因为他并没有醉,一来他的酒量本来就好,二来这回在敬酒之前,他喝了一碗防醉的汤水

里头传来端芷鱼温和而关切的声音,她问方墨玮,"墨玮,你现在在哪里?都忙完了吗?离开酒店了吗?"

方墨玮淡淡的说,淡淡的应:"嗯,刚忙完,还在酒店‘门’口"

又听得端芷鱼的一句喘息,她似乎有点急躁,有点焦虑的问:"墨玮,那么你现在,是准备回微翠居去,还是……"

方墨玮不懂端芷鱼为何现在来打听这个他刚跟程小蕊结婚,自然是回微翠居去

"回微翠居"方墨玮想都没想说

端芷鱼好像不赞同,又摇了摇头,极有耐心,极其好声的对方墨玮说:"墨玮,你先来家里来凤瞰天空别墅区这边的家里"

方墨玮慵懒不情愿,斯文的打了个哈欠,模样和姿态也开始变得有些萎靡问:"做什么?"

"我有话要对你说,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端芷鱼连忙道,她要对方墨玮说的事情,似乎十万火急

方墨玮既然不想去,早决定接下来是回微翠居,那么便不会轻易的临时改变行程何况此时他的眼皮子也在往下掉,喝多了酒越来越感觉困意重重加绝对的不可能,还有‘精’力把车开到凤瞰天空别墅区去

于是,断然拒绝端芷鱼说:"就算是天要塌了也明天再告诉我妈咪,我累了,先挂了"

那头的端芷鱼不禁又沉默了近十秒,终点一下头答应下来不跟方墨玮执拗可能她也是想到了,现在对于方墨玮,迫切的事情是休息毕竟今天,他忙了一整天,一整天几乎都没有落座

"那好吧儿子,回去了记得好好休息"端芷鱼说

"嗯"方墨玮漠然的应,率先挂了,‘毛’躁的扔回车上颓然靠向椅背

他闭上眼睛,打算先眯那么一会先休息休息,稍稍养养‘精’神后再开车回去

不料,他才把车锁上,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师益也从酒店大‘门’口出来

师益和端睿海在里头,刚把一切善后事情处理完毕,妥妥当当,不留一根尾巴

"大少爷,你是回微翠居吧?"师益站在车边,浅弯下腰,礼貌而恭敬的问道车里面的方墨玮

方墨玮随即又摇下车,对师益微微点头,"嗯"师益出来的,可谓正是时候

"我来开车,送你回去"师益说,手拧着车‘门’钮,拉开了车‘门’中午方墨玮喝了那么多酒,他一直不放心所以赶早把部事情忙完,过来给他当司机

其实方家本来就有七八个专职司机然而今天来喝喜酒的宾客实在是多,而且贵宾很多所以吃完午饭后,那些司机都被派遣,去护送一些贵宾回程

方墨玮也喜欢自己开车正好他的车,今天也停在这家酒店内却没有想到,这一场婚礼忙下来,他都累成了狗,没法开车了

"行"方墨玮说,赞同师益的做法,从车里跨出来,迈到后座去坐

此时凤瞰天空别墅区的方家,没有一位客人,只有端芷鱼,方若锦和方墨琰在家方添哲不在家,下午一离开酒店,他便陪同一个商道上的朋友,去羽俪山那边游玩了

话说这一回,方墨玮的婚礼,方家有一些亲戚,比如:在美国那端的钟家亲戚,在法国那端的付家亲戚,在欧洲那端的肖家亲戚,在西亚那段的郁家亲戚,都没有来……

因为相对来说,这一场婚礼,确实是比较仓促和匆忙的甚至给人始料不及,出其不意的感受

刚才端芷鱼给方墨玮打,是为了跟他商议那会在婚宴上发生的事情,即关灏天所说的那件事情关灏天都敢明晃晃的透‘露’,说程小蕊肚里的孩子是他的,那么,此事已经变得非查不可

至少端芷鱼和方若锦是这么认为的查了,就能够了解到真相若孩子是方家的,就能彻彻底底的还程小蕊一个清白不是吗?

可是方墨玮暂且不过来,她们便只能再缓缓这件事

尽管端芷鱼和方若锦母‘女’两人,始终都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特别是方若锦,生怕自己的哥哥吃亏受骗,被程小蕊戴一顶大大的绿帽,后甚至还要替仇人暨情敌抚养子嗣……

总之,方若锦的内心嫉恶[,!]如仇,心情充满躁动并且十分迫切似乎只想立马付出行动,尽早把程小蕊的小辫子给揪出来,让方墨玮认清她的真面目,这样方墨玮以后就不会那么宠溺她了

相对来说,端芷鱼倒是淡定平静,慢慢的很自然的看开了一点她转念一想,又不禁觉得缓缓确实才是有利的就算后彻查,做亲子鉴定,其结果都不如他们的意愿可是目前程小蕊已经是方墨玮名正言顺的妻子了啊,是方家的大少‘奶’‘奶’,是方墨玮深爱的‘女’人

而且方墨玮和程小蕊,他们刚刚婚,现在便急着说,急着追求真相,急着查找证据,到时候带给他们两人的伤害,会不会太大了点?

想着想着,端芷鱼心中又暗自庆幸,幸亏方墨玮没答应现在过来……

再观这件事情,至少得等方墨玮和程小蕊度完蜜月回来再从长计议到时候由她先找程小蕊聊聊如果,孩子真的极有可能是关灏天的,那么她一定会奉劝程小蕊,带程小蕊去医院,并瞒住方墨玮把孩子做掉

至于其他的后果,暂时都不追究,不会去怪程小蕊,拿掉孩子就都过去了因为她要做的一切,所a的一切心,主要的目的,都是保护她的儿子方墨玮,她不愿看到方墨玮再受一丝伤

母‘女’两人,坐在客厅中间的长方墨琰的心情不像端芷鱼和方若锦那番,今天一整天,他都惬意乐得很,就那会两次遇到程小妍时生了片刻的气

突然,过了好久后,方若锦微撅着嘴,声音娇滴滴,又郁闷的问道端芷鱼,"妈咪,你说那会关灏天凑哥哥耳边,具体说了什么啊?对于曾经关灏天和程小蕊的关系,哥哥内心到底有没有想法?"

端芷鱼看眼方若锦,潋滟深幽的桃眸中夹着奈和忧愁,同时带着一丝对方若锦的责备之意,说:"若锦,这件事情,以后你不可‘插’手一下得你哥哥不高兴,对你有意见妈妈也不会怎么‘插’手,只会找程小蕊问问我相信你哥哥终会做的,也只是找程小蕊问问而且论程小蕊怎么回答,他都会相信"

方若锦听端芷鱼这么一说,小脸蓦然黑下一层,冷笑了一声,焦急解释说:"妈咪,我……我不是想‘插’手,我是……我是为哥哥好"她想表明,她并不是一个爱多管闲事的人

"妈咪知道所以,这件事情你晾一边,当做从来都没有听过,从来都不知道"端芷鱼又点头告诫她说

方若锦的脸‘色’越加变得难看,原本明亮白净的肤‘色’此时显得有些‘阴’暗,眉头紧紧的揪成一团,又在心中躁动的思忖,但是没再说什么

方墨琰外表‘迷’糊,看上去两耳不闻外事,其实什么事情都逃不出他的眼睛,什么话语都逃不过他的耳朵

"姐姐,妈咪讲什么,你就听什么,知道么?妈咪永远都是为我们好的,不会多偏袒任何一个的"方墨琰倏然也悠悠的提醒方若锦说,他的那只右手,却仍旧在划着ipad屏幕,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里头的游戏

他很懂事,也算懂得人情世故

方若锦又不禁抬眸,极为忿气,极不服气的瞪方墨琰一眼

她是姐姐,她比他大,什么时候,轮到他来教导她了?

"墨琰,你也别说话了,行吗?"方若锦冷然冲方墨琰说,再望端芷鱼,一脸戾气加忿气

方墨琰面不改‘色’说:"这么久,我就说了一句话而已"

方若锦又吐一下舌头,"额"

望着他们姐弟俩,端芷鱼脸上的表情加奈,摇了摇头,似乎在惋叹

方若锦知道自己的妈咪又失落了,她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妈咪失落的,又不耐烦的说道:"好吧好吧,不‘插’手就不‘插’手嘛,妈咪,我知道了的,你放心哒!"--81673+daa+--

瘀血阻络的疏通方法
聊城治疗男科方法
中年人消肿止痛能外敷方法
如何正确的对待灰指甲
石嘴山白癜风医院哪个较好
生产后来月经颜色重